这些生活日常,竟然最初曾是艺术概念?(上)

  

  artnet

  文章

  总阅读

  查看TA的文章>

  这些生活日常,竟然最初曾是艺术概念?(上)

  2017-10-08 10:55

  来源:artnet

  艺术

  /艺术家

  /行为艺术

  原标题:这些生活日常,竟然最初曾是艺术概念?(上)

  

  GAP的“DressNormal”广告的灵感来源于艺术。图片:致谢Gap

  艺术能够改变世界吗?答案当然是能——但是经常却不是艺术家们所期待的那样。事实上,有时艺术品太过明显地改变了世界,并掀起巨大的影响力,甚至让我们忘记了艺术家创作时的初衷。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一直在心里暗暗地“追踪”这些艺术品在我们生活中的轨迹,或者深入我们的潜意识,以致于我们都认为它们并不是艺术品,而是日常生活简单的组成部分。

  这里有几件最初从艺术家工作室诞生,却征服了整个世界的事物(或者观念)。有些让人灵感泉涌,有些让人开怀大笑,而有些仅仅是提醒你:“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或者“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1. 舞台灯光秀

  THE CONCERT LIGHT SHOW

  

  Bill Ham在表演一场液体灯光修。图片:Lawrence Lauterborn拍摄,致谢笛洋美术馆

  在迷幻的六十年代,当乐队们都想要为他们的演出加上一点视觉特效,于是他们和艺术家们结盟……最后,舞台灯光秀诞生了。一众先驱的佼佼者就是Bill Ham,他于1954年从休斯敦大学取得了艺术学学士学位,1959年搬到旧金山成为一名艺术家。

  时至今日,Ham提到了很多大神级前辈,包括达达主义电影制作人HansRichter和包豪斯领军人物László Moholy-Nagy,但是他却开始通过将颜料涂抹在悬空的投影仪上,并加上画家的创意来创作即时绘画(live painting)。

  “这些Wols、Klee和Kandinsky的小型作品,从尺寸上来说和这些用投影仪镜头表面上做画的形式相似,”他在个人网站上这样写道:“同时,由杰克逊·波洛克和弗朗兹·克莱恩(Franz Kline)发展出了大尺寸画作,投影仪能够做到在大尺寸表面创作即时艺术,这一特性对很多人造成了更深远的影响。”

  在以一个完全非营利为目的的开始之后,作为一个行为艺术小组的成员,Ham的液体灯光秀变成了吸引人们前来观看Avalon舞厅摇滚演唱会的主要看点。

  “在两年之内,有太多的‘灯光秀组合’出现在旧金山湾区,”Ham宣称道:“加上供需关系的影响,音乐的急速商业化很快将舞蹈中‘偶发行为艺术环境’给消除掉了。”

  今年上半年,笛洋美术馆的展览“爱之夏体验:艺术,时尚和摇滚”中,一个名为《移动灯光绘画》的放映成为了一个不小的亮点。

  2. 圣诞老人集会

  SANTACON

  

  2015年,纽约布鲁克林,一个打扮成圣诞老人的男人参加圣诞老人集会。图片:StephanieKeith/Getty Images

  如今,没有什么活动比圣诞老人集会更让人不舒服的了。这个以圣诞老人为主题的年度节日实质上是一个大吃大喝的场合。然而,这个聚会的起源却是一个让人震惊、全城参与、于1974年在哥本哈根举行的行为艺术活动。这场活动是由无政府主义剧场巡回歌舞团Solvognen所提议,而这个歌舞团因其荒唐可笑的反战恶作剧而闻名,比如用一个长得酷似理查德·尼克松的滑稽模仿演员请到舞台上,捏造一场假的美国总统访问。

  作为这个长达数天的年度节日的一部分,Solvognen召集了约75名圣诞老人,当然也有圣诞老太。这场狂欢的主题是,他们都是来自遥远北方,并且初来乍到。然后慢慢知道圣诞节早已被现代社会弄得腐败。每一天都是按照这个叙事走向更加深入。

  节庆的时期都被动物和歌舞游行填满,他们占据了一个工厂,还有一个圣诞老人被一个塔吊吊起来,给众人一场关于丹麦社会不平等的演讲。

  以下都是Solvognen行为艺术最有名的开场白,当圣诞党徒们蜂拥至百货商店,并且开始无所畏惧地从架子上取下商品分发给游客们,告诉他们慷慨就是节日的精髓。然后商店开始报警。从公众角度来看,警察会殴打、逮捕并拖走这些圣诞老人——但是对圣诞老人们而言,这是艺术故意而为之的一部分。

  “我们展示着犯罪的意义,”一个圣诞老人告诉媒体《MotherJones》: “如果你要既诚实又慷慨,你肯定要犯罪。”

  这篇发表于1977年的《MotherJones》的文章尝试将注意力放在“旧金山的不和谐社团”(San Francisco Cacophony Society,译注:一个由达达主义变化而来,并无严密组织的团体,常以活动干扰文化活动,有人视为文化恐怖分子。)这个团体在1994年创建了一场名叫Santarchy的反消费主义的狂欢节,与Solvognen相似,但少了很多野心。

  从此这个节日正式诞生,从西海岸蔓延到外,最后成为一群在酒吧喝到吐的人,也就是今日的圣诞老人集会(注:建立旧金山不和谐社团的人也参与了创建“网红”火人节[Burning Man],一场精英们的游戏盛宴。在这里,你可以体验生存游戏、音乐派、实验精神,甚至是灵魂释放。)

  3. 可食用内衣

  EDIBLE UNDERWEAR

  

  糖果内裤牌可食用内衣广告(约1975-1976)。图片:致谢Cosmorotics,Inc;性博物馆馆藏

  芝加哥情侣David Sanderson和Lee Brady过着非常潇洒的人生:他们创建了一家儿童剧院,也创办了一场古着时装秀,引进了西藏艺术,他们还可以和大卫·鲍伊一起出来玩。他们也和一些随心所欲的创意实验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其中最有名的一个就是糖果内裤(Candypants),而这个概念则是从“吃我的小内内”(eat my shorts)这一反复乐节发展而来。

  而最初版的可食用内裤则是用平常用来包火鸡的可食薄膜,再加之用甘草糖浆制作的蕾丝做成的。“我们是用一种观念艺术和性恶搞的方式来完成这个构想的。”Sanderson近期告诉媒体。

  对史诗级色情用品的欲望被证明是巨大的,而且由此变成了一笔大生意。

  

  男版糖果内裤牌可食用内衣套装。图片:via亚马逊

  这对双人组也策划了其它一些并不那么成功的产品,根据《人物》杂志,包括了一样叫Diamond Jacks的产品,他其实很像Crackerjacks这种零食饼干,但是每盒并不附赠小玩具,而是附赠一块宝石。当他们于1991年搬至迈阿密海滩时,Brady将重心再次放在了他的艺术生涯上——具体来说,放在了男性裸体形象的图片上,并且曾被众多媒体转载,包括了最新出版的图书《最佳国际人体摄影III》。

  4. 椰菜娃娃

  CABBAGE PATCH KIDS

  

  2012年10月31日,英国伦敦圣·玛丽教堂,椰菜娃娃参加2012年梦想娃娃。图片:Gareth Cattermole/Getty Images

  80年代出生的所有小孩都知道椰菜娃娃,这种有像面团一样的脸,超级可爱的娃娃很快变成了那个年代玩具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宠儿之一。

  然而,它们却有着充满争议的起源。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这种娃娃被传是由一名叫Xavier Roberts的21岁学生所发明,从他妈妈充满历史感的缝纫手法上获取灵感,从而创作了他称之为“小人儿”的玩具,这一系列的娃娃都有着独一无二的出生证明,从而他更愿意是让人们“收养”这些玩具,而不是买卖。

  Roberts在奥西奥拉玩具展上大受欢迎,使得玩具越发增值,而他也成为了一名玩具供货商,和Original Appalachian Artworks公司一起合作,并最终于1982年将玩具正式更名为椰菜娃娃。

  然而,真实情况却告诉了我们这个温暖人心的故事有着暗黑一面。一个最新的Vice纪录片宣称创作这个娃娃的主意,包括让你“收养”一个独一无二的娃娃的噱头,都是从一名来自肯塔基州的艺术家Martha Nelson Thomas那里剽窃而来。而Martha是在路易斯维尔的一家艺术学校制作软雕塑时想到的这个主意,她管她当时创造的娃娃叫“娃娃宝宝们”(Doll Babies)。

  在这个暗黑的故事里,Xavier在一家手工展会上购买了几个Thomas娃娃,然后,当Martha拒绝与Xavier工作时,Xavier直接告诉Martha:“如果我不能卖你的娃娃,那我就卖和它十分相似的娃娃。”

  5. 垃圾桶男孩

  GARBAGE PAIL KIDS

  

  2014年3月31日,“垃圾桶男孩”卡片在纽约展览。图片:Chris Hondros/Getty Images

  “垃圾桶男孩”卡片原本是对《垃圾桶男孩》这部动画片以卡片交换为基础的,充满讽刺意味的回应,但却变成了一个具有巨大影响力的现象——甚至拥有了自己的同人文。

  当《垃圾桶男孩》狂热症在80年代中期达到顶峰时,Topps收藏卡片公司决定出品一系列仿冒产品,因为这比取得重制玩具证书要容易得多。传奇漫画家Art Spiegelman和Topps的创意总监Len Brown在高效但幼稚的头脑风暴会上改造了原有的诸如“Adam Bomb”和“Potty Scotty”形象。

  

  2014年3月31日,“垃圾桶男孩”卡片在纽约展览。图片:Topps via Getty Images

  与此同时,Spiegelman依然在为他的经典图片小说《Maus》工作,而这本小说是探索他的家庭在作为犹太人被迫害的经历。随后这本小说赢得了普利策奖,并且也让图片小说被广泛认同为艺术作品。

  因此,虽然Topps工作的艺术家都通常都是以匿名的方式工作,但Spiegelman有着特殊的原因隐姓埋名为《垃圾桶男孩》工作。正如他在一本解释这种恶心至极的卡片交换现象历史的书中所说:“

  在1986年,让人们接受一件关于迫害犹太人的严肃作品在漫画书中出现并不容易,更不要提这位艺术家还曾经参与了为小屁孩们创造一系列臭名昭著的贴纸。‘请一定保持低调,’我的编辑坚持道:‘如果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事情泄露,他们会评论你的书,并且称之为《垃圾桶犹太人》!’”

  6. 丝带计划

  THE AWARENESS RIBBON

  

  2013年12月1日,华盛顿特区,一个挂在白宫北门廊的纪念世界艾滋病日红色警示丝带。图片: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一个可以有不同颜色的简单蝴蝶结,经常佩戴在西服上的翻领之上,已经变成了一种主要的代表各种不同含义的象征。他们共同的祖先就是《丝带计划》(The Ribbon Project),一个关于视觉艾滋病艺术家会议脑力产物的合集,1991年,正是在这个会议上,红丝带也正是成为了艾滋病的象征。

  而这个艺术项目的起源,则是该小组的很多成员被艾滋病魔夺取了生命,他们从托尼奖处得到了灵感。在1992年,《纽约时报》撰写了一篇名为《丝带之年》的稿件,点明了这个创意在短时间之内成为了一场大规模的现象。

  “人们想表达一些东西,并不一定要带着愤怒和对抗的情绪,”曾是原团队一员的Patrick J. O’Connell说:“(红丝带)允许他们表达。即使这仅仅是简单的一小步,也让我很满意。因为这不会是他们的最后一步。”

  今日,带上一个丝带经常被当成一个不冒险的、纯粹的空谈行动主义者。但是在1991年,超过31000名纽约居民死于艾滋病魔之手后,政府依然对艾滋病的传染性麻木不仁,并且将艾滋病与耻辱感紧密相连。“沉默就是死亡”就是旧日的一句口号。丝带计划曾经是一种打破沉默的有效方式——这也就是为什么这种方式广为流传的原因。

  凤凰彩票网(fh643.com)在2015年,红丝带设计成为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永久馆藏。

  请期待我们明天推出的“生活日常”的背后艺术故事(下)。

  文:Ben Davis

  译:Juni Junran Jia

  #除了上述推荐外,你还知道哪些影响过我们生活的艺术品?请在留言中与我们分享。

  artnet

  通讯

  artnet微信平台是由Artnet全球有限公司独家授权的平台,任何出版机构或微信公众号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artnet微信平台或翻译来自artnet News网站的文章,否则权利人将根据知识产权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